高铁司机习惯性的关闭了自己的手机

2020-11-11 07:27

今年春运开始后,济南铁路局济南机务段的203名高铁、动车组司机,担当着50.5对京沪高铁运输任务、42对胶济客专运输任务、26对青荣城际运任务。

已记不清多少次乘坐高铁,由于停车时间短,每次都是匆忙上车。偶尔遇上高铁司机,从未攀谈过,印象里,穿着工作服,拉着专用箱子,走进驾驶室后,那里与乘客是隔开的,自然不便打扰,自然不了解情况。

在高铁司机就餐室的门上,贴着“测酒”两字,非常醒目,就餐的司机只要一抬头就能清楚的看到,这是在提示高铁司机就餐后就要出乘测酒了。在交流中,记者了解到这里的“测酒”提示,针对的重点早已不是饮酒问题,有些司机就餐时喜欢吃瓶装酱菜、豆腐乳等食品,而这些食品中可能带有酒精成分,虽然含量很低但依然能够吹响测酒仪,这对于高铁、动车司机来说,那就意味着失去值乘资格。所以要提醒司机师傅们就餐时一定要看清食物配料成分,防止意外发生。

一名刚刚结束值乘任务高铁司机,办理完退乘手续后快步走进间休室。间休室的管理员早已准备好相应的卧具,灯光调暗、暖气适中、一杯热水,把服务工作做的非常细致。对于高铁司机来说,仅有不到2小时休息时间是极为宝贵的,这将是下趟值乘任务安全正点的重要保证,一分一秒不能浪费、不能让他们分心。

记者走进派班室,正遇到整装待发的高铁司机王涛。他向派班员敬礼,并汇报自己的将要担当的值乘车次。他在这里严格完成8步规定动作。

今天是2月22日,农历正月十五,这几天一直在铁路采访、体验,知道了些背后的故事,写来与读者分享。

王涛透着英武之姿,看着他走出的背影,记者涌动着敬意的心中映出一行字——

2月18日,阳光明媚。记者来到济南铁路西客站,春节过后旅人返程,客流涌动。在一楼大厅北侧的一片区域却截然不同,这里非常安静,即便是行色匆匆、专注忙碌的工作人员来到此处也会自觉地放缓脚步、降低声音、保持安静。这里是济南铁路局高铁司机的待乘区,由间休室、就餐室、派班室组成,负责着来自济南、北京、上海三个铁路局的高铁司机出退勤工作,每天会有44个班次在这里出勤、47个班次在这里退勤。

要出乘了,高铁司机习惯性的关闭了自己的手机。据了解,为了让高铁司机集中精力、专注开车,2015年3月,济南铁路局《机车乘务员手机使用管理细化办法》正式实施,该办法对高铁司机个人手机的管理使用进行严格界定“列车运行途中,机车乘务员不得使用手机接打电话、收发短信”。

打开拉杆箱,除了简单的几样生活用品,更多的空间被书本、资料、工具占据的满满。出示工作证、驾驶证、岗位培训合格证以及ic卡;按压指纹并测酒;根据趟车情况领取所需区段揭示交付件、司机手册、添乘指导簿、司机报单、监控器使用及运行信息反馈表、车机联控信息卡和列车时刻表;根据天气、趟车特点制定本次趟车计划;核对公示栏揭示,逐条勾划值乘区段相关运行揭示,将重点内容抄录司机手册并重点标注;领取已写好的ic卡,在模拟运行测试设备上模拟、核对数据文件条数及命令号,并与交付揭示勾划的运行揭示逐条核对;听取派班员趟车指导;在出勤指导簿、lkj临时数据录入登记簿及运行揭示交付件上签认盖章。

济南机务段动车车间的负责人介绍:“小小亲情卡,确有大用途。孩子上学忘了带钥匙,打来电话,我们抓紧想办法。老人得急病了,家属求援,我们马上出动……我们像个大家庭,别管哪位司机家人求助,我们就像待自己家里的事,全力以赴。”

见记者提这个问题,他们递过一张名片大小的红色的亲情卡。每一名高铁司机的家属都有单位发放的“亲情服务卡”,上面印有各级管理人员的办公电话和手机号码。“有困难找车间,不让职工带情绪上岗、带遗憾回家”的服务承诺,春风化雨般融入高铁司机的心田。

上午10点55分,王涛办完出勤手续,他要驾驶的是g223次车,从济南西到南京南。细心的王涛将目光停留在一个电子屏幕上,众多的线条和数字,这是ctc终端系统,他用心地掌握自己即将担当车次的相关情况。